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庆华“矿业”人
作者:吴元斌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4-01-16 09:53 点击次数:字体大小: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畏高原缺氧的痛苦和折磨,不畏离别亲人的空虚和牵挂,不畏远离繁华都市的孤独和寂寞,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 的“五个特别”精神,在海拔4000多米的雪域高原,创造了建设速度最快、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矿山企业的奇迹。这群人,就是庆华“矿业”人。
 
    在神圣的“万山之祖”昆仑山北侧,在美丽的祁漫塔格山脉脚下,在“聚宝盆”柴达木盆地的南缘,原本是一片人迹罕至的高原净土。这里环境独特,既可仰望昆仑山的神圣又能俯视柴达木盆地的富有;既有无垠的荒漠戈壁又有静美的天然草场;这里野牦牛、藏羚羊、盘羊、黄羊、野驴、旱獭、狐狸、狼、熊等高原特有的野生动物世代生息(祁漫塔格山也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野生动物天堂之一);这里铁、金、铅、锌、石油、宝玉等诸多资源遍布;这里山顶终年积雪,是滋润万物的生命之源……。这里是一块富饶而又神奇的土地。
 
    2003年,在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的大背景下,庆华集团积极响应政府号召,通过“青洽会”招商引资进入青海,作为国家级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首批试点企业,正式拉开了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的开发建设。
 
    2005年,在相继投资建设了青海省最大的木里煤田聚乎更二井田煤矿和乌兰煤化工循环经济工业园一期100万吨/年煤化工后,集团果断决策,决定成立格尔木庆华矿业公司,着手建设格尔木250万吨/年铁矿采选项目——肯德可克铁矿和尕林格选矿厂。
随即,来自祖国“五湖四海”的“庆华”人又辗转投向了她的怀抱。住地窝帐篷,吃冰雪雨水、战严寒风沙,打开了封闭多年的宝藏大门,唤醒了亘古沉睡的荒漠之地,揭开了庆华矿业公司建设的新篇章。
 
    这里离最近的城市格尔木市有300多公里。四季不分,最高气温约21.2℃,最低气温约-30℃,年平均气温约-4℃。海拔3200——4205米,空气稀薄,日光辐射强,年蒸发量达1600多毫米,风力强盛,常有沙暴雨雪,偶有牧民逐水草出入,没有人类定居,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从格尔木到矿区,只有简易砂石便道,那时是连接“青(海)新(疆)”的战备路,还不是沥青公路。在距离格尔木约300公里处的甘森(现在塔尔丁岔路)就离开了“青(海)新(疆)”战备路,向西南方向拐进。离矿区越近,越难走,实际上没有路,只是一些偷猎者、盗采者、地质队和牧民偶尔出入的车辙。时断时续,坑坑洼洼,凹凸不平,必须依靠越野车配合人力才能勉强通过,10几个小时的颠簸加上高原反应,浑浑噩噩,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每走一趟,在“搓板路”的颠簸下,浑身的肌肉都会因颤抖而酸痛几日。
 
    曾在小说《窦娥冤》中知道六月飞雪是很离奇的了,可这儿一年四季都会下雪。即使在夏季,一天内也要经历多次“季节”的变换,时而雪时而雨时而冰雹,时而雨雪交融。对下雪天打雷的这一自然现象我想在平原地区的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体验到。
选矿厂所在地尕林格到肯德可克铁矿,短短40公里路,落差达900多米,每次上下,都要经受因短距离内气压急剧变化对人带来的耳鸣、头痛、胸闷等种种不适。在尕林格风平沙静,肯德可克确是雪雹交加白茫茫一片;在肯德可克飞雪满天,尕林格却又是天高日丽,一爿戈壁沙漠特有的静怡,无论从哪儿到哪儿,都使人错愕迷茫。以狼牙山脚雪线为界,“泾渭”分明,真有一会在人间一会在天界的感觉。
   
   每逢沙尘暴来袭,黑压压一片“乌云”,飞沙走石,即使大白天开灯,也是风沙弥漫,光线昏暗。刚开始人还能曲腰缩颈勉强站立,风势最劲时,人都要被吹跑,只好找一间坚固一点的帐篷或彩板房暂避一会。等到风势稍稍减缓,赶快出来查看,有时候帐篷飞了,房顶没了,设备材料没了,已经建好的基础没了,搭好的支撑架没了,原本热火朝天的施工场地一片狼藉,或又恢复了原来的地貌(都被沙子掩埋了)。连人都成“土”人了,头发里抖出三两沙耳朵里掏出一两土都不是夸张。费用增加了,工期更紧了,无奈呀!只有从头再来。
   
   没有电,翻坎越沟架设100多公里输电线,建设110KVA、35KVA、10KVA变电所(站);没有水,在巴音郭勒河河边打井五口,架设60多公里输水管线,建设800立方米、1500立方米、2000立方米蓄水池;没有路,穿越戈壁沙漠建成了80多公里的高等级公路(即塔(尔丁)肯(德可克)公路,俗称“庆华大道”);没有房,以奇迹般的速度建成了高标准的宿舍,设备材料生活物资都要经格尔木转运,由于路途遥远路况极差,常常满足不了建设生活需要……。现在看,一切都是那样完备、舒适、便当,可当初的艰辛是可想而知!
   
   初来高原,轻的会感到头痛、头晕、嘴唇发紫,像喝醉了酒一样,走路高一脚浅一脚,好多人还认为是路途颠簸劳累所致或是感冒了,其实就是因为高原缺氧导致的不适反应。就是感冒了在这高原上也比平原地区好的慢,有的还因此延误或加重了病情。重的会感到胸闷气短,心跳加速,这种状况是不能小看和耽搁的,因为在这人迹罕至的高原,缺乏急救条件。必须立即向低海拔地区撤离,实践证明这是最有效的方法。

   在高原工作,最无法忍受的不是寂寞孤独,不是风沙雨雪,而是由于极度缺氧使人头痛欲裂,无法入睡的煎熬。由于缺氧,绝大部分人头痛难以入睡,晚上1、2点钟后入睡是常事,且是似睡非睡,半睡半醒。不仅睡眠时间较平原地区少,睡眠质量也很差。
   
   更感痛心的是由于长期在远离家乡的高原工作,我们的一些员工要忍受“儿欲孝而亲不待”的悲痛,妻子(丈夫)不理解分手的无奈,还有高原对人身体造成的潜在危害——高原缺氧状态下,不仅人的工作效率降低,就连设备也大幅度降效。设备是“死”的,只有人是“活”的。要按期完成一样工作,就必须要人付出超常的努力,甚至是不惜牺牲对身体的透支。我们的一些老员工,因在高原呆的太久,反而不适应回家的生活了,想想都使人心酸啊!

   由于路途远,工期紧,好多员工在矿区一呆就是几个月或半年甚至一年才回家一次。来时家乡春意盎然到矿却是冰天雪地,回时风雪无常到家又是绿树成荫。由于矿区四季不明,极大的季节反差常使人难以适应,“下山”时习惯了的“冬装”常常成为“城里”人的笑谈。真是“山中无甲子,不知寒暑易节”。每次回家,真有恍若隔世之感,这中滋味有谁懂啊!
   
   他们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钱吗?不是。他们傻吗?不是。他们有一种中国人传统的吃苦耐劳的优良品质,他们有一种中国人传统的不畏艰辛的勇气,他们更有一颗对庆华事业的认可和忠诚。
   
   面对如此艰苦恶劣的环境,有的人因身体不适离开了,有的人不能忍受环境的艰苦走了,一拨又一拨,来了,走了,但有些人却坚持留下来,由最初的好奇体验到厌烦动摇到习惯安心了。
   
   一年又一年。春天,狂风和沙暴肆虐;夏天,极具冲击力的蚊子防不胜防;冬天,猎猎寒风彻骨难捱。高原上特有的紫外线将人烤的头昏脑涨。极度的缺氧环境使人头痛欲裂,胸闷气喘。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让庆华“矿业”人动摇、退却。
   
   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庆华“矿业”人一天天强壮起来,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谱写着庆华发展的动人篇章。这亘古不变的荒漠之地,成了庆华矿业人描绘宏伟蓝图的处女地。
   
   忘不了,那为了实现矿山和选厂按期投产,庆华矿业的建设者自我加压,迎难而上,组织开展的热火朝天的“百日大会战”。领导身先士卒协调指挥,员工精神抖擞勇往直前。战狂沙,斗风雨,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超强的紫外线烤的人嘴唇干裂,皮肤黝黑,头晕目眩。我们的员工没有偷懒,没有退缩,连续加班加点,任劳任怨,极大地促进了建设进度。
   
   忘不了,那为了尽快堵住透水点,早日恢复井巷掘进工程,我们的员工夜以继日奋战在抢险救灾第一线。那是昆仑山顶的积雪融化而成的地下水呀,冰冷刺骨,加上阴暗潮湿的井巷环境,冻的人嘴唇发紫,身子像筛糠似的发抖。我们的员工没有怨言,没有畏难,一班接一班,互相鼓劲,互相照顾。以兄弟般的情谊,大无畏的英雄气概,硬是靠肩扛背驼把水泥、沙子、管道运到现场,在齐腰深的寒水里筑起了一道道防水墙,架好了一根根排水管。
   
   忘不了在那建设过程中涌现出的可歌可泣的优秀员工代表。
   
   忘不了,在那建设过程中我们可亲可敬的广大庆华“矿业”人。
   
   忘不了……
   
   一幕幕情景,一幅幅场景,一个个人,一件件事,有无奈,有悲壮,有辛酸,有委屈,有感动,有喜悦……。酸甜苦辣皆往已,功过自有后人评。

   为了尽快完成井建工程、选矿厂房,使其早日投产,庆华“矿业”人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重重困难。
井巷一天天向地层深处延伸,触摸着沉睡了几千几万年的宝藏她那丰腴的肌肤,厂房一天天连接成型,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期盼母亲的乳汁,一排排突兀而起的高标准的办公室、宿舍楼代替了低矮阴冷风沙弥漫的地窝和帐篷,原来需要10几个小时车程的简易“搓板路”,现在成了只需3个小时车程的柏油公路。电视有了,网络有了,超市有了,饭馆有了,文化、体育、娱乐设施有了,通往市区的公交车有了,自给自足的种养植场有了,自力更生建设的高原“氧吧”有了,热水澡堂有了……;那高标准的员工宿舍,那高大气派的办公楼、多功能厅,那宏伟壮观的华鼎广场,那清澈怡人的景观湖,那新颖别致的路灯,那绿叶沙沙响的小白杨……。这是梦吗?在这荒漠戈壁,在这雪域高原,在这曾有人断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禁地,怎会有如此宏伟壮观的“城市”,这是海市蜃楼吗?不,亲爱的朋友,感叹吧!这不是梦。赞美吧!这不是海市蜃楼。惊羡吧!这是你亲眼所见的“庆华矿业”。这是勤劳勇敢的庆华“矿业”人创造的人间奇迹。这是霍董事长“先生活,后生产”理念和青海庆华集团“像家庭”企业文化建设目标的具体实践。
   
   在这里不得不还要提起一些人,这些人虽不是隶属于庆华的员工,但却为庆华矿业的建设做出了不可否认的贡献,那就是承担最繁重、最艰难的矿井和选矿厂建设任务的施工队伍。没有他们的付出和奉献,就没有庆华矿业的今天,我们不要忘记他们。更不会忘记他们,因为,在我们心里,他们也早就是庆华矿业的一员了。
   
   巍巍昆仑山可以作证,悠悠巴音郭勒河可以作证,高大的厂房和先进的工艺可以作证,山顶高耸的井架可以作证,平坦宽广的“庆华大道”可以作证,乌黑细腻的铁精粉可以作证……。无畏无惧的庆华“矿业”人,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敢为人先,艰苦创业,安家落户,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了这片神奇的土地,奉献给了“庆华”的事业。
几年来,无数庆华“矿业”人就是这样用咸涩的汗水,甚至是血水,浇灌了绚丽无悔的青春,收获了巍峨雄伟的矿井和厂房,建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规模最大的现代化矿山企业。
   
   庆华“矿业”人,是一群吃苦耐劳,敢于挑战的人;是一群耐得住寂寞,乐于奉献的人;是一群敢为人先,英勇无畏的人;是一群团结友爱,善于创造奇迹的人。你们的功勋必将载入“庆华”发展的史册(希望有这本史册)。
   
   回首过去,有心灵上的迷茫和伤痛,有生活中的辛酸和无奈,有工作中的困难和压力,但我们挺过来了。当然,也有劳动的快乐和满足,也有成功的自豪和骄傲。如今,矿山和选厂按期投产,正常生产,就是无数庆华“矿业”人无私奉献辛勤耕耘的殷实回报。
展望未来,“二次创业”的号角声中采选二期项目又已开工。有理由相信,勇敢的庆华“矿业”人一定会再创辉煌。
  
                                                                                                                                                                          吴元斌                       
                                                                                        
 
 
 

版权所有: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3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