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资源税改革迎来“终极博弈”
作者:admin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发布时间:2014-10-24 13:51 点击次数:字体大小:
    《经济参考报》记者独家获悉,11月15日前,各省将最终确定煤炭资源税率并上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目前山西基本确定税率不超过8%,贵州等省的实施方案已经拟定,河北、山东、湖南等省也在紧锣密鼓地测算。 

  按照《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12月1日,资源税改革将正式进入实施阶段。此次全国性改革方案给出了横跨8个百分点、“极其灵活”的税率范围,在煤炭企业和地方财政双双承压的形势下,各方的税率之争不可不谓“斤斤计较”。 

  在10月16日的煤炭资源税改革工作会上,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清费、税率关系这一次改革成败,各地在落实中一是要切实做好清费工作;二是要合理拟定适用税率。 

  “山西作为煤炭大省,可持续发展基金的数字比较大,一年200亿元,这样定的税率比较高,国家要求山西原则上不超过8%。”山西省地税局税政一处副处长冯苏芳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目前山西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方案,按照计划,10月底前各省自行测算税率和折算率,11月15日前上报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审批。 

  在过去的十多天时间里,河北、山东、湖南等省财税务部门也深入到煤炭企业实地调研,进行涉煤税费负担摸底调查和收入分析测算工作。而贵州的准备工作从去年年底就已开始。 

  今年10月,贵州省财政厅下发通知要求全省88个县及省属煤炭企业填报2013年和2014年1-9月煤炭产销及税费情况。“目前,正在根据各地填报的数据测算我省三项税费负担率和我省适用税率,草拟了《贵州省煤炭资源税改革实施方案(代拟稿)》、《贵州省煤炭资源税改革实施办法(草案)》。”贵州省财政厅税政法规处处长杨秀斌透露。 

  在煤炭价格走低、煤企日子本已不堪的情况下,税率的确定无疑是一个政府和企业“讨价还价”的过程。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8个省区煤炭全行业亏损,全国煤炭企业亏损面仍在70%以上,7、8月企业主营活动利润比前6个月月均水平下降了近50%,一些企业减发、欠发工资问题依然突出。 

  “受产能限制,企业不能靠多出煤来增收,只能节支,但煤炭企业受安全等因素影响,到一定程度就没法再节支了,我们企业已经处在亏损边缘。而目前我们所有的税费加起来,才占到销售收入总额的1.56%,即使以最低2%的税率来测算,我们1至9月份就得多交4000多万元。”河北某大型煤炭企业人士抱怨道。 

  据记者了解,全国性煤炭资源税改革方案出台,大部分煤炭企业都对各自能承受的税率进行了测算。在前一时期多数产煤省区已经降低或取消一些收费的情况下,除了山西和内蒙古的部分煤炭企业测算出的数值较高外,大部分煤炭企业测算的税率在1%到4%之间,低于2%的不在少数,这意味着即使地方实施最低2%的税率,也会增加部分煤炭企业负担。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称:“煤价现在是比较低的时点,煤炭企业日子艰难,地方财政压力也比较大,这个时候各方都会斤斤计较。”张斌认为,这次改革总的原则是不能让地方减收,也不能增加煤炭企业负担,两个目标之间需要达到一个平衡。 

  改革遇到的难题不止于此。“一些操作细则还需完善。”冯苏芳说,按国家规定,资源衰竭期煤矿开采的煤炭,以及充填开采置换出来的煤炭,资源税分别减征30%和50%。但资源衰竭期煤矿由谁认定,如何计算充填开采置换出的煤炭,仍需进一步明确。与此同时,从价计征中的“价”采用坑口价,其与车板价之间的运输费用如何计算,既赋予基层税务人员权力,也存在较大风险。 

  业内最关注的还有洗选煤应纳税额的折算率问题。“原煤洗选率差异较大,要针对不同的情况,确定不同的折算率,既不能全省确定一个折算率,也不能一个企业确定一个折算率。”杨秀斌解释说。 

  此外,省内各级地方政府以及部门之间也存在着利益博弈,税收收入使用分配、基层收费权限界定、防止乱收费死灰复燃都是改革需要考虑的。杨秀斌建议,应公布涉煤企业收费目录清单,清单之外的收费基金,企业可以拒绝缴纳。各省财政厅、发改委、审计厅部门加强对省级及以下各级取消收费工作情况进行专项检查,若有违规收费行为,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处理。

版权所有:青海庆华矿冶煤化集团有限公司 

京ICP备11023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05号